4个月贩毒45公斤"女毒王"走上不归路 镇江看守所监管民警对她进行"特殊救赎"
2018-05-23

  扬子晚报网5月21日讯(通讯员 何志斌 记者 万凌云)5月9日,罪犯朱小小被押出镇江市看守所,赴监狱服刑。此时,距离她接到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刑事判决书整整一个月,距离她因涉嫌贩卖、运输毒品罪进入看守所整整三年零六个月。
  "从一开始的抗拒,到逐步认罪悔罪,到一审判决死刑后的绝望,再到慢慢树立起信心,以自己的悔过教育他人,最后终审改判,我们一直用心在教育感化着她。"21日,镇江市看守所副所长兼五大队大队长陈文霞,跟记者谈起朱小小,仿佛卸下了一副重重的担子。
  女毒王自认冤枉,女管教让其写日记交流
  时钟倒回至2014年12月9日。
  在广东被抓三天后,朱小小被丹阳警方以涉嫌贩卖、运输毒品罪刑事拘留,送入镇江市看守所。"朱小小来所之前,我们就得知她贩毒数量如此巨大,想必是一个喜欢铤而走险的人,可能极其危险性,我们十分谨慎,积极做好各项准备工作。"镇江市看守所五大队副大队长魏玮说,但看到朱小小,发现她就是一名普通的家庭妇女。
  刚进看守所,朱小小感觉自己十分冤枉,认为是自己命不好,贩毒也是身不由己,对管教十分抗拒。
  "朱小小只有小学四年级文化,法律知识一片空白,犯下的又是重罪,如何在羁押期间做好管教工作,的确给我们出了一道难题。"陈文霞回忆起三年多前的那一段时光,叹了口气。
看守所五大队羁押着镇江全市的女性犯罪嫌疑人,常年羁押人员120名左右,管教女警仅有3人。"虽然任务重,我们还是决定抽调一名精干力量,对朱小小实行专人管教。"
这名管教叫蔡辰玥。对于这个始终保持沉默的女毒王,小蔡想出了一个点子:"朱小小的性格内向,不愿意和管教交流,不想说话,我们就提供条件,让她写日记!"但小蔡没有想到,朱小小的这个日记,一写就是三年半。

 




  从家庭妇女到毒王,四个月贩毒4500.95克
  1984年,朱小小出生于广东省揭阳市惠来县。2004年12月,她和当地男子朱欢结婚。婚后,两人在自家店里开了间小型网吧。2007年,朱小小和朱欢的第一个孩子出生,此后相继又生育了3个小孩,生活过得平淡而充实。
  可正当夫妻俩憧憬美好生活时,却接二两三地遭受重击。2005年底,朱小小的婆婆突发脑溢血去世。2011年,公公患上癌症。2014年5月,他们的小网吧在整顿中关闭,家中最重要的经济来源断了。2014年7月21日,她的丈夫遭遇严重车祸,颅内出血严重,生命垂危。
  "那天,我的整个世界都崩塌了。"朱小小回忆道,当时,如果没有人事先讲明,她都认不出来自己的丈夫--朱欢出车祸后全身都肿了。
  朱小小10岁时就认识了朱欢,结婚时她与丈夫立下白头到老的誓言,丈夫的这次车祸让她心疼不已。她哀求医生:"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,只要他活着,我都会用我的一生去照顾他、爱护他!"然而现实是残酷的,家中负债累累,已无处可借。
  2014年9月,朱小小走投无路时,她想起村里住过的一个人--陈建,但借钱被拒绝了。"我就顺便问他有什么赚钱的机会带我赚点钱,给我丈夫治病,当时他说等有再联系我。"令朱小小没想到的是,陈建带她走上了不归路。
  2015年10月28日,镇江市人民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:2014年9月至12月,4个月内被告人朱小小先后4次向上家购买甲基苯丙胺(冰毒)……贩卖、运输甲基苯丙胺数量为45000.95克。
根据刑法相关规定,贩卖、运输冰毒50克以上的,即处十五年有期徒刑、无期徒刑或者死刑。朱小小的涉毒数量是法定数量的900倍!

 

 




  一审被判处死刑,绝望的她提出"特殊"要求
  2016年12月9日,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。朱小小因贩卖、运输毒品罪,一审被判处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
  "从法院回所后,朱小小已经完全瘫掉了,我们几个人把她'架'回监区。"陈文霞说,根据法律规定,朱小小一审判处死刑,要为其戴上手铐、脚镣。而朱小小根本接受不了:"我整个人变得痴迷恍惚,觉得天空是灰的,人生是灰色的,没有了坚持下去的勇气。"
  针对朱小小的状况,镇江市看守所所长姚明多次深入五大队,会同管教女警们共同研究和制定心理辅导方案,4次与朱小小谈心交流,安排心理咨询师开展专项心理疏导5次。
  "法律是无情的,但法律执行应该是有温度的。"姚明表示,朱小小涉案罪行重,羁押时间较一般刑事犯罪嫌疑人要长得多,随着审判结果的宣布,在押人员心理压力大,情绪波动明显,对此,监管部门需要付出更多的心血。
  对一审判决,朱小小也是矛盾的。"贩毒是极其恶劣的犯罪行为,无论什么原因,都难以饶恕。""我本应坦然接受,但对朱欢、对4个小孩,我又万分不舍……如今,我的丈夫瘫痪在床,而我却身陷囹圄……当我得知年仅10岁的大女儿既要照顾生病的父亲,还要承担起所有家务时,我愧疚的心痛得无法呼吸。" 朱小小在日记写道。
看到朱小小情绪慢慢好了些,蔡辰玥鼓励她继续把日记写下去。在日记里,朱小小的抱怨越来越少,思考越来越多……她回忆起自己的童年,与朱欢的相识、相知、相爱,与兄弟姐妹们欢处的日日夜夜,走上贩毒道路的悔与恨。
  变化在一点一滴之间。朱小小反复请求民警,提出一个"特殊要求"--等自己服法后,一定要把她的这些日记转交给自己的孩子。"我不在人世了,我就想通过这些日记,让孩子们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,教育他们千万要遵守法律,不要因为无知走上不归路。"每每听到这样的嘱托,民警倍感沉重。

 




  二审改判死缓,女毒王给在押人员以身说法
  2017年8月22日,根据人民法院的要求,看守所为朱小小出具了《羁押期间表现情况》的书面说明:能够积极认罪、悔罪,改造态度积极,向法院提交了悔罪书,综合表现良好。
  2018年4月9日下午,朱小小收到了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书:判处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她喜极而泣!
  法院因何改判?"毒品犯罪的死刑适用,数量是基础,情节更重要。"记者了解到,法院指出,朱小小确系家庭成员身患重病以及4个未成年子女需要抚养等原因走上犯罪道路,其犯罪所得基本用于家人治病及家庭基本生活开支,并非用于个人享受挥霍,朱小小被公安机关扣押的4张银行卡案发被查扣时已基本无存款。
  此后,朱小小写了一份2000多字的《悔过书》,通过看守内内部广播向全所在押人员作了一次以身说法:无论什么原因走上犯罪道路,进了看守所,就要好好静下心来,深刻反思,老实交待。要相信法律,不要放弃自己,放弃救赎自己的机会,争取早日重新做人!
  "今天是5月8日,明天我就要投监了,这里的管教不会忘记,我对他们的感激之情无法用语言来表达。只想说:你们放心,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,我会以实际行动来回报社会、回报大家。"投监前一天,朱小小在日记感激的写道。
  "每名在押人员,在看守所羁押的时间不同。但在所一天,改造一日,我们就是要通过努力让每一名在押人员,感受到法律的力量和温度。"姚明所长表示,朱小小的公开认罪悔罪反响强烈,以身说法次日,有7名在押人员主动向警方交待自己的罪行、检举揭发他人罪行--看守所的刑事侦察"第二战场"功能日益突显。(文中犯罪人员均为化名) 编辑:王育昕